第250章 轩辕墨的独白(4)(1 / 2)

她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听到她这话,我心中不由得冷笑,方才生出的那一丝丝怜惜,顿时消失殆尽。

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残忍地砍下了我最爱的阿菲的脑袋,她毁了阿菲的魂魄,我这样对她,已经算是对她心慈手软!

她那双碎裂的眸,自始至终都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过,听到我说出那些绝情的话,她的眸中,盛满了哀伤与绝望,但是她还是那样固执地看着我,我知道,她是想要在死之前,问一个清楚明白。

我不介意,让她做一个明白鬼。

我对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每一句,定然都会让她觉得冰寒刺骨,我告诉她,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她,我真正喜爱的女子,一直以来,就只有阿菲。

我之所以会接近她,不过就是为了替阿菲报仇罢了。她杀了我的阿菲,她让我的阿菲万劫不复,我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她!杀人不过头点地,而我,要诛了她的心!

得知真相之后,那个淫君似乎是还有一点儿不甘心,她看着我,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卑微的期盼,她问我,可曾对她有过一丝一毫的心动?

心动么?!

一直都有,但,一直都不该!

我想要告诉她,从来都没有,但我无力地发现,那一刻,我竟是说不出这句话。

可能是我的沉默,让她彻底失望了吧,她不再逼问我,只是看着我笑,那样苍凉的笑,看得我心痛彻骨,这样的心痛,让我心中罪恶感横生,我怎么可以,为阿菲的杀身仇人而心痛!

我必须,为阿菲报仇,否则,就算是我回到冥界,我也没有颜面,面对阿菲!

这一刻,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我抛却,我的脑海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我要为阿菲报仇,我要为阿菲讨回一个公道!

我听到我用那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声音向着那个淫君问道,你知道阿菲是怎么死的么?!

是这个淫君,残忍地砍下了阿菲的脑袋!我或许做不到用残忍千百倍的手段弄死这个淫君,但是最起码,我要让她尝尝,阿菲曾经经受过的痛苦!

我要,斩下这个淫君的脑袋,祭奠阿菲的亡灵!

猛地从那淫君的胸口抽出宝剑,鲜红的血液,迷蒙了我的眼。我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因为我害怕,一迟疑,我就会下不了手。

手,快速扬起,手中的宝剑,就毫不客气地向着那淫君的脖子砍去。这一次,那淫君,依旧是没有躲开,她动了动唇,凄楚,而又带着几分说不出自嘲的滋味。

我,竟然斩下了那个暴君的脑袋!

她怎么,都不躲一下呢?!还真是,一个固执的女人!

我终于,为阿菲抱了仇,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心中,一点儿都不快乐?而且,还更难受了?仿佛,我的心,正在被一把钝刀,一寸寸凌迟,疼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发现了一件特别特别可怕的事情,这个淫君的死,竟然比阿菲的死,令我更心痛。

可能是心中太过不甘了吧,那暴君的脑袋滚落在地上之后,她竟然没有立马闭上眼睛,而是动了动唇,唱起了一首早就已经掩埋在我的记忆深处的歌谣。

那歌谣,这辈子,我只听过一次,是在我8岁那年,阿菲救了我的那个山洞听过。那是阿菲,为我唱的歌谣。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段我和阿菲守望相依的日子,虽然短暂,却最最甜蜜温暖。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淫君,竟然会唱阿菲为我唱的歌谣?!难道,她果真才是那个真正救了我的女子?!

这怎么可能!不!这根本就不可能!救我的人,只会是我的阿菲!

心,从来没有这么疼过,看到那个淫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的双腿,竟是不由自主地发了软,我身子一踉跄,就跪在了地上。

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就想要抚摸她的脸,可我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脸呢,她的脑袋,就落入了一个月白色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