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突如其来的电话(1 / 1)

女人善变 谢老三 3390 字 6天前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博士就这么快要光着站在我的面前,我说我不心动,那就是扯屁,是个男人都心动,可脑子里虽然这么想,身体不能这么做啊,虽然身体的各项机能全都发挥了出来,兄弟也热血膨胀着,可那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啊。

“柳总,柳总,你在这样我就真叫了啊。”

“叫,使劲叫,我看谁来救你。”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门外远远的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来。

“柳董,你回来了,会还开得顺利吗?”

一听到这句话,柳映岚就好像是只没头的苍蝇一般,勾着我的手也立马就放开了,倒退了几步,脚下一个踉跄,看着就到倒下去,我连忙拉住了她的手才让她站稳。

但是她也并没有说什么谢谢之类的话,就这么在房间里转了好一圈过后,才在桌子上嘴边找了见旗袍套在了身上。

就在这短短的半分钟内,门被打开了,推门而入的不是别人,真是柳映岚的父亲,柳伟,他一脸惊诧又带着几分狐疑的看向柳映岚,然后问道:“你干嘛呢啊,怎么还锁门呢啊?”

“我......我试衣服呢,当然得锁门了啊。”

柳映岚吞吞吐吐的说道。

柳伟听到这话又回过头来撇了我两眼,还好我当时撅着屁股,没让他看出我小兄弟正昂着头,要不然,我估计以柳伟的脑子肯定是猜到了里面发生的事情。

柳伟又转眼看了下桌子上的旗袍,他倒也没有说要拿一件起来,而在旗袍堆里放着的柳映岚原本的衣服也正好是盖过了柳伟的目光,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试好了就快出来,在公司试什么衣服啊,你又是一个女孩子,能不能矜持一点啊。”柳伟好像也是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有意无意的透露着一些信息。

柳映岚也只好哦了一声,她朝着我挤眉弄眼,吐了吐舌头,等到她爸走出去,这才松了口气,钱在桌子上嘛,我慢慢的朝着那边移动,刚走了没几步,她就走过去把门给带上了,而我也在这时候冲到了桌子前,手一伸,直接拿上了钱,可当我转头要出去的时候,发现她又在门口顶着了。

“柳总,你就放过我吧,我是有老婆的人啊。”

“有老婆怎么了啊?有老婆就不能有女性朋友啊,要不是我爸来了,今天就吃定你了。”柳映岚说话也没个分寸,这样的话都能脱口而出,看来女博士真是一个奇怪的物种。

而我走到门口,她也稍稍的让出了一条道,也只好放我走了,我伸出手朝着她说道:“我的车钥匙给我。”

她抿嘴一笑,给我车钥匙的同时还不让摸了下我的手,弄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要说一半女人被动的肯定多一点,可柳映岚居然这么主动就凑上来了,我也没钱啊,我也不是什么帅哥啊,怎么就......

就在我这么想着开门的时候,柳映岚还不忘在我的下身处划拉了一下,我这才明白,原来她是看中我这一点了啊,难怪呢,可她什么时候知道我兄弟这么大的啊,难道是上次她是故意拉开一条缝的?

要知道我能看到她换衣服,她同样也能在全身镜里面看到我在看她,而且上次我兄弟也挺的老高,难怪呢,我后怕的连和柳伟打招呼都没打就匆匆的跑出了公司,下了楼,我这才喘了口浊气,直到上了车,安全感才回来。

我把拿到的钱放到了副驾驶位子上,开出了一段距离后,停在路边躺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要知道兄弟这时候才慢慢的垂下头去,我可不想回去让路静看到这样的场面,当然等我回去的时候基本也就不会这样了。

等到差不多了,我才重新发动了车子,开回了公司,回到路静的办公室,我把钱放在了路静的桌上,朝着她说道:“收回来了,老婆。”

路静也只是看了一眼,又把心思放到了工作上,也不抬头,说道:“哦,行,那给龚会计就行了,对了,衣服柳映岚没说什么不好吧?”

我想了一下,她到也是没看衣服质量怎么样,她就一心想要上我了,还想着衣服怎么样啊,我也只好尴尬的说了句没问题后,拿着钱就准备往外走。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居然是若兰打来的电话,我没有接,连忙给路静看了一眼,而路静也是愣了半晌后才示意我接起来。我按了下免提,这才朝着电话对面说话。

“喂,兰姐,怎么了?”

“你是不是该过来交最后一次的十万了啊?接下来还有一年时间的男公关可是只能做下去了哦,再多钱我也不会要的哦。”

两人都沉默在了电话前,若兰又喂了两声,我没说话,路静倒是抢先回答了。

“知道了,如果我们出四十万一年,你能放过唐宋嘛,不要让他做男公关了,行吗?”

“不行,就算你给四百万,我也是同样这句话,希望你们能遵守诺言,不过,路静,你也是我们这里的会员,你玩过这么多男人你会不知道?我若兰向来说话都不会改变主意的,你也是我们这里的老人,这点还不清楚吗?”

若兰的话让我和路静都是一愣,这算什么意思,我和路静认识确实是基于这件事,可如果路静在和我结婚之后或者和我在一起有了感情之后还和其他男人在一起,那就不是同一个问题了,在结婚之前,如果她找其他男人,我没意见,可结婚之后,他也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最后一年必须做男公关,可她还是这样去找男人的话,那我算什么?

我心里的想法很奇怪,很双标,对待自己去做男公关我觉的理所当然,对于她去找男公关我也很是在意,两人的沉默在此时变的异常的可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同样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电话那头的若兰再次说了几句过后挂断了电话,这是让我送钱过去,而且在电话里似乎是暴露了点信息,我还得去问问,至少路静结婚后如果还是去找其他男人的话,那我绝对受不了的。